Sakura

別想騙我——酒荒

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寫了什麼……

設定:現代、娛樂圈
酒吞—實力演員
荒川—實力演員
茨木—新手演員
小草—武打巨星
八百—導演

“吾友永遠是最強的!”
導演八百比丘尼終於讓大家休息:
“Cut,好了,今天到這裡吧!辛苦大家了。”
茨木在導演才說完話就馬上換裝,然後對著酒吞說:
“終於啊,餓死我了!哥,我先走了,小草在等我。”
酒吞看著戀愛中的弟弟十分無奈,雖然他們父親領養的孩子,可是關係卻親兄弟還要好。
“快點滾吧,小心不要被記者拍到。”
茨木不在意的回答:
“知道了,如果被拍到,我就可以明目張膽地帶小草去給爸爸看了。”
酒吞想起弟弟的女友不禁頭疼,別看她身材嬌小,人家可是堅持不用替身的武打巨星。這樣的女生和自己家弟弟相愛真的讓人大跌眼鏡啊!
“哼,怕是還沒上報,那記者就被你的小草打進醫院了。”
茨木的迷弟屬性又跑出來了:
“小草就是厲害有那麼可愛。”
突然茨木的手提電話響了,茨木一臉幸福地接電話:
“好,我現在來了,吃什麼?去座敷童子那裡吃烤肉好了。”
很明顯是女友的電話。

在茨木離開後,酒吞對著化妝室門口說:
“還要躲嗎?”
進來的人不開心得說:
“切,你還是一樣令人討厭。”
酒吞快步走向前,一手將對方壓在門上,另一隻手按在荒川的下巴,迫使他只能看著酒吞。
“荒川你還一樣口是心非。”
荒川不願示弱地開始掙扎:
“你放開……”
酒吞趁荒川張嘴時,狠狠吻上他的唇。
荒川好不容易推開酒吞,臉上出現不知是害羞還缺氧的紅暈,小聲地罵:
“混蛋”
酒吞不在意地笑了,放開荒川,開始檢查戀人:
“剛才那場戲有打傷你嗎?”
荒川聽了直接給酒吞一記白眼:
“我有不是什麼弱女子,沒有那麼脆弱。一場戲而已沒受傷。”
酒吞看了他一眼,就在他背上拍了一下,荒川沒忍住地吸了一口氣。
“荒川,我說過不要騙我,你不可能騙到我。背上的傷嚴重嗎?”
荒川賭氣地回答:
“會心疼?那剛才為什麼不輕點?你這一拍疼死我了。”
“那是你騙我的懲罰。傷嚴重嗎?”酒吞不厭其煩地再問一次。
荒川沒好氣的回答:
“只是撞到而已,藥酒揉揉就好。走了,我很餓。”
得到想要的答案,酒吞終於放心了:
“好吧,你要吃什麼?晚上我去你那裡幫看傷。”
兩人準備離開拍攝地點,一邊聊著:
“不用吧,小傷而已。”
“這由不得你。”
“還有沒有人權啊?”
“有,現在讓你決定吃什麼。”
荒川小聲咕噥:
“切,霸道的傢伙。”
“你說什麼?”
“沒什麼,我們去黑羽白月那裡吃湯圓好嗎?”
酒吞不懷好意的笑了一下,
一邊拉著荒川上車一邊問荒川:
“荒川,我才提醒你不要騙我而已,又忘了?”
荒川當下蒙了,不知道酒吞的意思:
“什麼?喂,你去那裡?不是去黑羽白月那裡嗎?”
酒吞直接回答:
“我想在比較想吃你。”心想著:我就霸道給你看。
(自己想象吧)
荒川躺在後座,無力地罵酒吞:
“混蛋。”
酒吞一邊開車一邊以十分開心的語氣說:
“我提醒你了,不要騙我,這是懲罰。”。
表情就像吃飽喝足的大貓